山西家电行业资讯网 > 家电头条 > 触手直播“倒闭”背后:主播讨薪难 游戏直播江

触手直播“倒闭”背后:主播讨薪难 游戏直播江

作者:家电价格来源:家电价格 家电头条 2020年07月10日

  风光一度的触手直播平台“猝然长逝”。

  7月2日晚12点刚过,触手直播官网和APP突然中止运营,平台界面无法刷新。这家国内知名游戏直播平台,在这一刻起正式停服。

  与此同时,触手直播内部员工也纷纷各寻下家。就在平台停服的前一周, 触手直播CEO曹建根召开内部视频会议,向员工确认了公司即将倒闭的消息。

  曹建根主要提到两点:一,员工如果主动离职,公司会给到6月份工资;二,员工如果向公司索要赔偿,需自行联系法务处理,但公司将不予发放6月份工资。

(触手直播内部员工发帖留言)

  (触手直播内部员工发帖留言)

  对此,北京京师(海口)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管理委员会主任王新指出,触手这一做法无疑是为逃避向员工支付经济补偿金。“一旦触手公司的员工‘被辞职’,员工就不能再向触手公司主张经济补偿金。其次,触手也没有给员工说明具体补偿方案,这种情况下应该会有一个艰难的谈判过程,实质上就是为员工争取合法利益设置了障碍。”

  截至目前,触手直播所在公司已“就地解散”,内部员工所剩无几,仅留下法务部门人员处理“仲裁后事”。尽管平台已经倒下,但一切并未结束。等待着触手的,将是员工及主播无尽的控诉及索赔。

  平台主播维权难

  触手直播平台倒闭看似突然,但却早有预兆。

  早在今年3月份,触手直播曾以更换打款公司为名,要求平台“官签主播”(通过经纪公司,直接与平台签订协议的个人主播)签订一份权利转让协议,将合同转让给第三方经纪公司。

  随着此次调整,触手将主播薪酬提现日期从每月1号改为5号。但在此之后,触手平台主播的薪水便经常遭到拖欠。甚至有官签主播小山(化名)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从3月份至今仍未拿到一分钱薪水。

  尽管小山向经纪公司和平台多次催促发放,但对方要么表示继续等待,要么避而不回,对工资发放问题迟迟不能给予正面回应。

  “我在触手已经播了一年多了,7月1日也就是停服前一天还在正常直播,但直到现在,触手也没有向主播拖欠薪水问题给个说法。”小山无奈地说道。

  事实上,小山的遭遇并非个例。只需在微博、B站和QQ群等不同平台上搜索相关信息,主播控诉触手拖欠薪水的现象便屡见不鲜。

  针对相关情况,《商学院》记者联系触手直播员工及经纪公司负责人,但均处于刚离职或失联状态,欠薪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

  王新对此指出,“主播有权向拖欠其合作费用的第三方平台公司主张全部拖欠费用及相关利息,如第三方平台公司拒不支付的,主播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不过,困扰主播的不止是欠薪问题,与此同时还有合同解约一事。

  6月26日,原先与平台签约合同的主播被告知,经纪公司将指定的独家直播平台更改为快手直播平台,主播需按原合同约定继续履行独家直播义务。

(触手直播通知截图)

  (触手直播通知截图)

  这意味着原属于触手平台的主播,将被经纪公司安排至快手重新开播。从平台方看,触手将主播转移至快手,为其找到合适的下家,似乎“考虑周到”。

  但问题在于,重新开播的主播将面临着人气急速下滑的压力,甚至直播收入也将大不如前。况且,能够转至快手开播的主播仅是流水较高的头部官签主播,至于大多数的中小主播并不一定有机会。

  小山表示,自己虽然也是官签主播,但流水并不高,不知道接下来能否去快手直播,想要解除合同但合同还未到期。“一般主播都是签三年合同,我还有一年多时间才能到期,想要解约但是经纪公司并不允许。”

  不过据了解,小山作为“官签主播”,其签约合同并不与平台直接签约。根据小山提供的《主播独家合作协议》显示,甲方并非触手运营主体开迅科技有限公司,而是由触手委托的第三方经纪公司。

(《主播独家合作协议》部分内容)

  (《主播独家合作协议》部分内容)

  正因为此,主播难以找触手平台进行维权,因为触手并非直接的甲方,甚至多数主播由于法律知识薄弱,对于如何维权及解约也缺乏了解。

  王新对此指出,如果经纪公司拖欠主播工资,主播便可依据合同约定,单方解除合同。“即使合同中没有约定,主播也可以依据合同法的规定,以经纪公司根本违约为由,单方解除与第三方经纪公司之间的合同,因为长时间拖欠主播合作费用的行为属于根本违约。”

  王新补充说明,解除合同必须有解除行为。“主播可以通过向经纪公司发书面解除函的形式,达到解除合同的法律效果。合同解除函的送达方式可以是邮寄送达也可以是电子邮箱、微信号、QQ 号等方式送达。解除函送达后,主播就可以与其他平台公司签订新的合同。”

  为何由盛而衰?

  “没有想到,触手直播就这样消失了。”正如小山一样,有无数主播在触手直播停服时为之错愕,毕竟这家手游直播平台曾盛极一时。

  公开资料显示,触手直播是国内第一家专注手机游戏的直播平台。2015年7月正式上线后,仅有两个月时间,触手直播在线主播数就超过了一千人。

  而在2016年,随着《王者荣耀》手游的兴起,触手直播率先发力,培养了包括剑仙、蓝烟、若月等一批粉丝超百万的人气主播,使得平台人气持续高涨。直至2018年下半年,触手直播的注册用户已经达到1.1亿,日活跃主播达50万、日活用户超1200万。

  用户持续增长的同时,触手还在资本市场上屡受热捧。天眼查资料显示,成立3年内,触手直播共获得7轮融资,共超16亿元,其中,仅2016年触手直播就拿得了3笔融资。而在2018年,触手直播更是获得了来自谷歌、爱奇艺等机构1.2亿美元投资,估值一度超过10亿美元。

  彼时,触手直播CMO杨淑玉乐观表示,“触手平台可以通过自身的造血能力,在各个游戏领域培养优秀的主播,也不需要从外部获取主播以支撑平台的运营。同时,触手数据的发展和增长都是非常健康的,这两点也是谷歌、爱奇艺看中触手重要原因。所以未来我们完全有实力和资本去上市。”

  不过,自从2018年拿到1.2亿美元投资之后,触手再也没有获得新的融资。

  就在今年1月初的触手“乐fun之夜”颁奖典礼上,杨淑玉还提到,触手直播2019年全年营收大概在6亿左右,目前已经实现盈亏平衡,并且触手仍在寻找最佳的上市途径,将考虑在国内完成上市。

  看上去,触手仍然活得很“正常”。但是从1月份有意国内上市,再到7月份官宣就地解散,短短半年时间内就发生如此巨变,说明内部经营早已问题重重。

  需要指出的是,触手一度与斗鱼、虎牙并列游戏直播的第一阵营。根据比达咨询公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游戏直播研究报告》显示,虎牙、斗鱼和触手分别以2285.5万、1901.3万和1041.6万的月活跃用户排名前三。

  不过,随着腾讯在2018年先后加码对斗鱼、虎牙投资,“非腾讯系”的触手人气开始出现明显下滑。根据Mob研究院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形成斗鱼和虎牙双雄争霸的局面,两者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已经接近80%,而触手直播的市场份额仅剩6.1%。

  对此,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触手直播作为较早切入直播业务平台的之一,获得资本的青睐并不意外。但风口已过,直播行业早已形成斗鱼、虎牙并立,腾讯主控的行业格局,且竞争越发激烈。触手直播在2018年以后再未获得融资,没有资金输血,掉队也是必然。”

  市场仍有变数

  如今随着触手离场,游戏直播市场上的老玩家已经所剩无几。但与此同时,这条赛道上也将出现新的变化。

  一方面,B站与《英雄联盟》在2019年12月达成为期三年的国内独家直播协议,同时挖走斗鱼知名主播冯提莫,目的就在于游戏直播市场上分一杯羹。事实上,B站也自称是国内最大的游戏视频社区,拥有超过180万的活跃游戏UP主。

  另一方面,快手在2019年也推出“百万游戏创作者扶持计划”,意欲将游戏作为重点发力的项目推进。截至2019年12月,快手游戏类直播日活则已经超过5100万,占整个直播日活用户的一半。

  毫无疑问,B站与快手已经成为游戏直播赛道里的“重量级选手”,这也说明在斗鱼、虎牙主导的游戏直播世界里,机会尚存。

  对于这一点,身为触手直播CEO的曹建根也认为,“直播行业尤其是游戏直播还未尘埃落定。未来游戏直播会进入深度运营,代表游戏公司来服务更多玩家的一个深度运营的角色。”

  不过很显然,即便游戏直播仍有机会,也是巨头之间的较量。触手直播没有强大的“金主”持续为其撑腰,仅凭先发优势和一定的用户基础,迟早有一天会落于下风进而掉队。

  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游戏直播是增强用户粘性、开发周边产品的重要门类,互联网巨头都不会轻易放弃,随着手游的发展,各家还会继续开展军备竞赛,直到泡沫过度膨胀到极限后,自然有人主动退出。”

  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称,2018~2022年游戏直播将保持13%以上的增长率,到2022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左右。在市场蛋糕逐步做大的同时,新的玩家也在悄然涌现。

  随着5G、云游戏和游戏直播版权化等诸多因素推进,游戏直播市场仍充满着变数。

  “游戏直播寡头化只是发展的必然过程,但不会是发展的最终结局。我们不需要着急判断这个行业的定局,在触手直播倒下之后,相信其他的直播平台,会找到自己的发展节奏,探索出全新的市场机会。”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总结道。

标签: 家电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