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家电行业资讯网 > 家电头条 > 落子汽车 华为在下一盘什么棋

落子汽车 华为在下一盘什么棋

作者:山西家用电器来源:家电网 家电头条 2020年07月22日

  随着比亚迪新品的发布,华为Hicar将正式上线,作为该公司发力车联网领域的一记重拳,Hicar实现了手机和车之间的互联互通。随着5G时代的到来,科技巨头推出的车载OS都在试图建立自己的标准,努力争夺这块蛋糕,但事实上,华为的野心不只在汽车领域,随着万物互联的到来,华为可以借助鸿蒙和鲲鹏进入更多生活场景。

d6ca7bcb0a46f21f9caeac9090a09e660e33aee2

  正式落地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微博上预告,HiCar、5G、手机NFC车钥匙等科技将随着7月12日晚间比亚迪新品发布正式亮相。

  与苹果一样,华为进军汽车市场却并不造车。到目前为止,华为更加聚焦5G和信息与通信技术,成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在智能网联、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和云服务等多个领域向主机厂提供产品和服务。

  根据华为官网的介绍,HiCar是华为提供的人-车-家全场景智慧互联解决方案,具备手机和汽车的分布式无感连接、手机和汽车资源虚拟化共享、应用和服务在多设备共享,用户体验的车内、车外无缝流转等特点。

  简单来说,HiCar并不是真正的汽车操作系统,而是车机手机的映射方案,一个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车机手机互联方案。

  从华为内部的组织架构来看,HiCar的研发由消费者业务部门主导,而其市场拓展则由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负责。前者为HiCar提供生态资源、应用,后者为HiCar落地车企客户,完成从方案到产品的转化。

  Hicar曾多次出现在华为的视频演示与高管描述中,但始终不见成品,今年4月,余承东终于在P40发布会现场演示了HiCar方案,包括手机与汽车主机连接分享多媒体、手机做车钥匙等,甚至能用手机连接车内镜头,同时在华为手机的AI能力的加持下,操作人员还展示了更高级的功能,可以实时监测驾驶员是否疲劳驾驶,并进行安全提醒。

  目前,华为HiCar生态合作伙伴已经超过30家汽车厂商,包括奥迪、一汽、广汽、北汽、奇瑞、江淮等车企已经加入,合作车型超过120款。

  竞争激烈

  虽然自动驾驶还需要经历从技术成熟、法规成熟到商业成熟的阶段,但已经成为未来交通出行的大方向和趋势,再加上5G网络发展的逐渐普及,智能汽车的应用场景开始走向成熟,智能车载解决方案也是大势所趋。

  据了解,目前这一市场的产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车连接手机,将手机投屏到车机上,以苹果CarPlay、谷歌的Android Auto和百度的Carlife为代表;另一类则是车规级系统,通过提高车机的算力、性能和功能体验注入符合车载场景的应用生态,如阿里AliOS、华为鸿蒙OS等。

  对于华为来说,HiCar只是一个过渡方案,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鸿蒙OS。而在鸿蒙OS上车之前,华为需要先用HiCar率先打开汽车市场。

  需要指出的是,每个汽车厂商自带的车载系统都不同,甚至同一个品牌不同车型的车载系统也会不同,没有标准就难以互联互通。这就给了苹果、华为、百度这些科技公司以机会,他们将自己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应用于各个品牌的车上,建立自己的标准,谁掌握了标准,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按照车机手机映射方案这一解读,在国内市场上,与HiCar对标的就是苹果CarPlay和百度CarLife。通信专家刘启诚指出,目前三家的产品看起来都差不多,都属于早期试验性产品,实现手机和汽车及操作系统连动,相对来讲,百度比其他两家弱些。

  还有分析称,苹果Carplay的算力来自于落后的车机芯片(相对于手机芯片而言),手机仅仅担任提供应用的角色,所以如今Carplay除开导航、听歌外其余功能使用率并不高。而HiCar则是将手机、车机结合起来,该系统能直接借用算力更高的华为手机芯片完成AI、车内摄像头、人脸识别、情绪识别等功能。如此一来,整套系统的可延展性与实用性将得到大大提升。

  场景拓宽

  中信证券曾预计,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的营收有望在未来十来年内达到500亿美金的量级。今年5月,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一篇创始人任正非的内部讲话。任正非表示,未来五年将投资1000亿美元的研发经费,通过网络架构重构来解决可信的问题,其中,车联网、人工智能、边缘计算是未来的三大突破点,面对智能汽车的联接、车载计算、自动驾驶等都是车联网的重要方向,要作为战略坚决投入。

  不过,华为的野心并不仅仅在汽车这一领域,如果说鲲鹏是华为面向B端计算产业的布局,那么鸿蒙就是华为面向C端智能物联产业、工业互联网上的布局,汽车只是工业互联网应用场景之一。

  华为北京总经理刘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工业互联网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通过5G的加持,就可以提供高带宽、低时延、高可靠的高速连接,再加上人工智能的运用和云、大数据的应用,去解决现有工业生产过程中无法解决的事情,提高制造效率和创新能力。“在北京地区,华为正在跟包括三一重工在内的合作伙伴做相应的研究。”

  而工业互联网的前提是信息基建的搭建,在这方面,中国与美国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这也意味着中国企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显示,美国互联网基础设施指数为4.1,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指数为3.2;美国信息基建公司总市值约为13.1万亿元,中国信息基建公司总市值仅为1.7万亿元;美国场景应用公司总市值约21.5万亿元,中国场景公司总市值仅为9.2万亿元。

  有分析称,互联网时代成就了微软Windows ,移动互联网时代成就了谷歌安卓,物联网时代有可能成就鸿蒙。

  对此, 电信分析师马继华表示,5G是万物互联时代,大家都在基于各自优势做独立的系统,各自构建独立生态圈,至于哪个系统会成为主流,就要看谁的规模做起来最快,谁的技术最好,谁能够被用户所接受。“不过,任何公司都很难做到一家独大。特别是这两年美国对华为的限制,大公司人人自危,都开始在核心部分致力于自建。未来物联网时代的主流系统肯定会更多,至少三家。

  “鸿蒙要走的路太长,暂时还达不到安卓和Windows二者的高度。”刘启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