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家电行业资讯网 > 家电新闻 > 羊毛党薅上百亿消费券:中介收券抢券、搭桥套

羊毛党薅上百亿消费券:中介收券抢券、搭桥套

作者:山西家用电器来源:山西家电行业资讯网 家电新闻 2020年07月22日

  “有抽到罗湖消费券的没,不用可以卖我,高价收!”“求购宿迁餐饮消费券,多的可以转让给我,价格让你满意,有意私聊。”

  你抢不到的消费券,有人在用它们偷偷套现。

  疫情发生以来,多地政府面向市民及游客发放消费券,以推动和支持零售、餐饮等行业复工复产。到5月底,全国有28个省区市、170多个地市累计发放190多亿元消费券,各地消费券还在持续发放中,7月1日,支付宝全国版百亿消费券也开始发放。

  但是,在贴吧等平台,一些专门收购消费券的中介瞄准了监管、技术方面的空子,把羊毛薅到百亿元消费券上。收券中介在各大平台发布求购消费券信息,吸引持券者出券,同时,中介负责联系当地有核销消费券资质的商家进行套现。

  出券人、收券中介、商家,三者合力瓜分消费券的让利金额。

  收券:手把手教抢券,一单一结,立返现金

  在社交群组和二手交易平台上,许多收券中介在回收全国各地的消费券。在一个名为“成都消费券回收-2020”的QQ群中,“羊毛”遍布全国:成都、盐城、自贡、贵阳、拉萨……中介们还强调“一单一结,立返现金”。

  “羊毛党”们还有一套自己的暗号,来规避平台关键词屏蔽机制:“券”叫“卷”,“套现”叫“发车”,“主扫”指的是出券人扫描商家二维码,“被扫”指出券人出示二维码供商家扫描,“25润”“润33”指的是出券人能获得多少利润,利润高的叫“羊腿”“洪水”,利润少的叫“小毛”。

  收券的中介多了,某些人看有利可图,也通过修改定位等技术手段,抢起了其他城市的消费券,再出售给中介。

  据了解,各地政府发放消费券主要通过云闪付、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定向投放给当地居民,名额有限,市民需要在指定时间预约摇号或准点开抢,不少城市限定每名用户只能参与一次抽取消费券活动。

  为避免消费券反复领取,国家通过指定平台投放消费券已经采取一定的风控措施。比如同一设备、注册手机号、银行卡预留手机号、银行实体卡号、身份证号、APP账号,在领取银联消费券时均视为同一用户;支付宝通过LBS定位框选消费券领取对象,每个用户每次各类型消费券限领一张。

  一名回收各地消费券的网友小庞把笔者拉进了一个名为“全国消费券”的微信群。表示“群里有(抢券)教程,抢到都可以卖给我,钱立返”。

  每天,群主会在群里提醒各地消费券发放的时间点,群成员抢到以后在群里“扣1”,在找到合适商家后,群主会联系群成员集中出券。

  各地消费券被明码标价,不同规格的消费券可换取的金额也有所不同。小庞告诉笔者,通常情况下额度大的消费券比额度小的值钱,一套比一张值钱,“最好一套一套地抢,找到的商家都是一套收的”。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消费券为例, 300-100和100-30的消费券为“一套”,前者利润26元,后者利润6元,“黔东南100-30的券外面都没人要”。

  越难抢的消费券也越值钱,比如南京江宁开发区使用支付宝投放消费券,“支付宝风控比较厉害”,非本地居民要想抢券和使用,都需要使用虚拟定位软件。因此,江宁开发区满300减100的消费券可以返还给出券人50元,利润远高于许多通过云闪付投放的消费券。

  套现:虚拟定位绕开限制,出券人、中介、商家三方分成

  在收券的同时,中介也在联系有核销消费券资质的商家进行套现。支付宝4月披露数据显示,全国已有超千万个线下商家受益于消费券,其中九成以上为中小微商家。

  套现过程并不需要发生实际消费。以一张通过云闪付发放的黔东南满300-100的消费券为例,中介首先通过微信发来一张具有核销消费券资质的商家的收费二维码,并告知出券人应支付金额,如305元,出券人扫描二维码实际支出205元后,把订单详情截图发回给中介,中介转给出券人231元,其中26元即为出券人“卖券”所赚的钱。

  通过伪造消费的方式,政府消费券让利的100元被出券人、收券中介和商家三方瓜分。小庞表示,售出一套黔东南的消费券,她可以获利6元,而她“上面还有人”,她也不知道商家能拿多少。

  她介绍说:“昨天黔东南销了大概几十个,群里基本都‘毕业’了。”羊毛党中介能赚到的差价取决于商家能兑券的量,“量大好谈价格”。

  不同平台的套现难度也有所不同。在介绍如何套现江宁消费券时,小庞发来了两段教程,分别针对安卓系统与ios系统,两个系统都需要使用分身软件进行虚拟定位。云闪付套现则相对简单,只需要关掉手机定位与WIFI,在APP中把定位切换到对应地点。

  网络工程师岳福林介绍,现在大多数手机采用动态虚拟mac(终端硬件唯一身份)进行定位,为了隐私和数据安全,很多手机应用软件无法获取本机真实mac地址,也就无法确定设备的唯一性。

  “羊毛”也有被“反薅”的时候。在多个消费券交流群里,笔者都看到有网友在提醒大家不要被骗,有收券中介在交易后没有返款,也有商家想独吞消费券优惠。

QQ群里没有收到中介返款的出券人

  QQ群里没有收到中介返款的出券人

  监管:多地明确严禁虚假交易,套现或涉诈骗罪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指出,疫情期间,政府发放的消费券,是用于兑换商品(或服务)的有价支付凭证,目的是发挥宏观调控的作用,刺激消费,扩大内需,保障民生,帮助中小微企业。

  他认为,针对政府消费券“薅羊毛”的黑灰产业利用了平台的不完备规则,呈现团伙化、规模化、自动化趋势,形成了专业的薅羊毛团伙和一条上下游分工明确的完整产业链。

  “针对政府消费券的薅羊毛行为,将对政府的宏观调控造成干扰,无法达到政策效果,有可能出现政府干预失灵。”欧阳日辉说。

  多地都在消费券使用细则中明确不得变现、禁止倒买倒卖。比如,大连市云闪付消费券使用细则指出,对使用或涉嫌使用不正当方式套取银联优惠的用户,中国银联和商户有权不予优惠、追回已发放的优惠,并拒绝其今后参加银联的任何优惠活动;对涉嫌欺诈行为的商户和个人,将报送公安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

  4月30日,郑州市商务局等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使用社会消费券有关事项的通告》,严禁通过虚假交易进行消费券套现等违法行为。

  然而,多名收券中介都表示,平台主要查的是商家,出券个人不会面临平台封号、影响个人信用的风险。“不会抓我们的,抓的都是商家那边的。”收券中介“me”说。

  欧阳日辉指出,早在2009年,《财政部关于规范地方政府消费券发放使用管理的指导意见》(财建[2009]649号)就有明确规定,禁止倒买倒卖、反复流通政府发放的消费券。

  “不过,这个文件因为适用期已过或者调整对象已消失,实际上已经失效。”欧阳日辉说。

  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园园认为,“羊毛党”合谋虚构消费事实,以虚假交易形式完成刷单骗取政府补贴,如果数额较大的话,可能涉及到刑事诈骗罪。

  目前,已有部分商家和个人用户因消费券套现行为被罚。据《绍兴日报》5月6日报道,两名个体户因违规使用消费券而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佛山电台报道,顺德已有18家商户被取消活动参与资格,有24名个人用户被查处封停。

  欧阳日辉建议,一是地方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要加强使用技术手段,对消费券进行全流程监管,可以使用区块链等技术追踪消费券的流向和使用效果等;二是加强地方政府发放消费券的制度建设,探索形成确保政府消费券效果最大化的操作规范和法律法规。

  从技术层面看,网络工程师岳福林建议,APP可以通过限制一个软件对应一个账号,账号绑定身份信息,再加上人脸活体动态验证;还可以通过身份证绑定IP,“如果一个IP有多个账号、多次请求领取消费券,可以封停这个IP下活动过的所有账号”。

  欧阳日辉还提醒,随着信用体系建设逐步完善,互联网上的一切行为都有痕迹和记录。“消费者要爱惜自己的羽毛,谨慎行事。”

标签: 山西家用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