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家电行业资讯网 > 家电市场 > 直播带货培训,当下最火的“割韭菜”生意

直播带货培训,当下最火的“割韭菜”生意

作者:家电网来源:山西家用电器 家电市场 2020年07月25日

  机构导师声称会打造账号,但展示出来的账号后被证实均与机构无关,不但视频播放效果与这家公司无关,甚至连账号的拥有者都不知情。也就是说,机构为了诱骗用户缴费不惜虚假宣传。

  直播这股风吹得有多大?据商务部统计,2020年一季度,全国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平台商业化的爆发,李佳琦、薇娅这些头部主播的“战绩”让人眼红,再加上疫情的原因,线下的消费市场受到影响,大大小小的商家涌入淘金。

  新风口之下,也带起了一轮打着知识付费旗号变相割韭菜的行为。

  直播带货是一项新生事物,需要研究、学习、尝试,一些机构就盯上了直播培训这块蛋糕。他们用“零基础入门”“手把手教学”“包教包会”的关键词吸引正在寻求捷径的小白,用上千元的培训费筛选出愿意“付出投资”的人。

  一位抖音代运营机构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市面上打着“直播带货营销”“专业短视频代运营”旗号的收费项目,大多都是“割韭菜”的营销:所谓的导师提供的资料是淘宝、闲鱼上买的,话术是统一模板,就连案例都是批量打造的,很多导师展示的成功案例是用P图软件伪造的。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维权的消费者乐乐还告诉记者,和她签约的培训机构展示出来的账号,不但视频播放效果与它无关,甚至连账号的拥有者都并不知情。

  “知识付费有一定门槛,需要有一定的资质,现在很多直播培训广告,都是打着专家的名义进行营销。自身根本不具备相关的技能,所以会让消费者感到被欺骗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

  黑猫投诉中很多被投诉对象是通过抖音推广找到客户的,更不乏打着“与官方有合作”的旗号的机构。有广告主表示,就算运营能力较强的机构,按成交率算下来,一个客户的获取成本至少上千元。

  被市场炒热的直播带货培训真的是智商税吗?这些培训机构是如何收割“韭菜”的?这个链条中重要的两方,培训机构和广告投放平台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利益关系?

  难辨真伪的官方培训广告

  “没有粉丝可以做短视频带货吗?没货源可以做短视频带货吗?没时间可以做短视频带货吗?不会拍视频可以做短视频带货吗?”

  “当然可以。”

  在日常刷抖音时,经常会刷到这类广告。广告中的角色多以职场精英的形象出现,“0基础入门、手把手教学、包教包会、先体验再交学费”等描述词信手拈来,营造出一种财务自由就在眼前的假象,与“成功学”一样的套路。

5

  而广告下方的评论,除了“求带”“我想做”这样带节奏的关键词,从一些“敏感肌可以用吗?”之类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评论看,控评痕迹明显。

  记者以服装店店主的身份,在多家机构的广告评论区留下了联系方式。

  “你好,我是抖音工作人员,收到你留下的联系方式,你是想学习如何快速涨粉吗?”其中一家名为“巨量互动”的运营机构的工作人员找到燃财经,询问了基本诉求和情况。

  “现在短视频是风口,只要把握好,在短视频和粉丝量积累过后,带货的销量会非常高。”当燃财经表明自己有服装相关产品时,对方发来多张抖音上同类型账号的截图,并承诺,只要与其合作,他们能把抖音账号做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粉丝量级。

  这位自称是巨量互动资深经纪人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是抖音官方直属的网红孵化机构”,抖音会有流量扶持,比如优质推荐位。“这一个推荐位的播放量是50万。现在加入,本周活动将获得300万的播放量。”对方表示。

  具体合作方式是,首先需要交一笔打造账号的运营费用3980元,接着签署合同、对接导师,导师根据定位策划文案,一对一指导拍摄作品,帮助剪辑配音做特效。而买家除了付费,只需要根据导师的指导发布作品即可。

  公开资料显示,巨量引擎是字节跳动旗下整合了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等营销资源的广告投放平台,与巨量互动只有两字之差。

  当燃财经询问两者关系时,巨量互动的工作人员表示与巨量引擎以及抖音官方有合作关系,官方会给予一定的流量扶持。在燃财经调查过程中,多位维权者表示,该机构对外声称是抖音官方的网红孵化机构。

52

  但是,燃财经就此向抖音官方求证,抖音表示,经排查,平台与该公司没有合作关系,对于这类虚假宣传现象,已启动相应的维权行动。

  “交完钱、签完合同,就不会理你了”

  打着官方旗号、花大力气营销的培训机构靠谱吗?

  在黑猫投诉上,燃财经发现有大量关于“抖音培训”的投诉。这些用户大多是在刷抖音时看到了直播带货或短视频代运营培训等广告,在缴纳培训费之后,不但没有任何效果,申请退款还遭到拒绝。

53

54

  而其中,多位用户的投诉都指向了前文提到的“巨量互动”公司。

  这家公司全称是福建省巨量互动互联网产业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显示,巨量互动是这家公司正在申请注册的商标,于2020年4月23日发起认证,至今仍处于等待实质审查的状态。

55

  记者综合这些用户的投诉内容发现,这家公司被指以抖音带货为由,非法收取学费,数额有2980元和3980元两档。

  具体来说,有用户在签订合约后,发现这家公司承诺的项目,包括提供剧本,视频拍摄、剪辑、配音等以及涨粉、变现、对接直播货物等承诺,都没有履行,提供的资料也是网络上能搜索到的公开资料。当用户提出退款时,对方一再推脱,最后提出退一半费用的方案。

  记者联系到了其中一位用户乐乐,她表示,机构导师声称会打造账号,但展示出来的账号后被证实均与机构无关,不但视频播放效果与这家公司无关,甚至连账号的拥有者都不知情。也就是说,机构为了诱骗用户缴费不惜虚假宣传。

56

  另外,她详细回溯了在“巨量互动”公司身上踩过的坑。

  乐乐回忆,前期沟通时,经纪人提到的承诺是,在一个月内帮她打造出百万级别的账号,并且能够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迅速回本。当时乐乐急于做短视频,就签约了。但一个月后,账号未见起色。当她开始质疑,提出退费要求时,对方百般推脱,不予理睬。乐乐告诉燃财经,还有一些用户是在签约付费后的一周内,察觉异常提出退费的,对方也以同样的理由推脱,不予退费。

57

  据乐乐描述,合同签约的流程也不符合常理。经纪人会先让用户通过支付宝付费,再通过法大大(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签订合同。按照流程,在合同签约完成后,有工作人员会做电话回访,主要核对四点内容:是否为本人签约、个人信息是否准确无误,签约有效期为一个月,签约过程中客服有无任何非法承诺。对此,经纪人会事先和用户对好话术,嘱咐用户只需要回复“是”和“没有”即可。

  “基本上交完钱、签完合同,经纪人就不会理你了。”乐乐提到,合同中“3-7天内在抖音变现”、“1个月涨粉10万”的承诺更是没有兑现。

  结果是,所有内容和视频剪辑基本都靠乐乐自己研究,每次只有主动催经纪人,才会有回应,但基本也只是帮助写一些简单文案。当她向经纪人提出质疑时,对方百般推脱,电话不接,微信也不再回复了。

  像乐乐一样维权的消费者还有很多。“我们的维权群里已经有五六十个消费者了,加起来的金额超过了20万。”乐乐告诉记者。

  单黑猫投诉一个平台,经观察,关于“巨量互动”这一家公司的相关投诉就多达37例。另外,还有一些投诉针对的是上海民栖网络科技公司,经了解这是一家新媒体整合营销公司,用户对这两家公司的投诉内容大同小异。据天眼查显示,两家公司的大股东是同一人。而发起投诉的用户大多是出于对官方平台的信任,直接通过抖音上的广告联系到的培训机构。

58

59

  事实上,不只抖音,燃财经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存在大量对快手和淘宝直播相关培训的投诉,但被投诉的对象大多是个人内容运营,并非有官方广告推荐。

  这与抖音的平台特性有关。众所周知,抖音的算法推荐是基于对用户的兴趣标签分析,公域流量池也造就了抖音天然的广告业务优势。在抖音平台上做付费推广,已经成了商家的常规流量渠道之一。据了解,广告收入一直是抖音的主要收入来源,相比之下,快手则是以直播打赏、电商变现收入为主。

  抖音上的虚假广告,应该由谁买单?

  那么问题来了,纠纷不断的培训广告是如何通过抖音许可,在平台做投放呢?

  站在用户视角,在抖音、快手上看到广告,想赶上直播带货的快车,没想到到头来被收了智商税。但对于这些机构来说,在短视频平台上做投放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支付高昂的广告费后,最终能否挣到钱,还得看这些机构的能力。

  据了解,在抖音平台上投放广告信息流,主要有三种付费方式,按曝光量、点击量或是CPM的方式出价。CPM是指按照广告千次曝光计费,根据广告主的转化目标来进行优化出价的方式,对于广告主来说,好处是更利于控制成本。

  但有广告主表示,这类运营能力较强的机构按成交率算下来,一个客户的获取成本至少上千元,且收益不能保证。“投广告这条路不好走,投入产出比不高,这些机构除非收取足够高的培训费用,才能追平广告费。”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510

510

      另一位业内人士还透露,平台一方面向机构收取广告费,一方面给自己做引流,这些运营机构最后还是给字节跳动创了营收。燃财经在抖音上多次刷到了抖音官方,也就是巨量引擎和巨量鲁班的相关培训或账号代运营广告。

  为虚假宣传做背书,并以此盈利(收取广告费用),抖音官方有没有风险,是否应该承担一定责任呢?

  朱巍认为,广告法规定,广告主对广告的真伪要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是平台主动推广的广告,那么平台作为广告的发布者和经营者,按照广告法规定,一旦出现虚假广告,需要提供广告主的联系方式和真实身份信息,如不能提供相关信息,则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如可以提供,则是广告主承担责任。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律师也提到,抖音作为网络平台,根据《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对商家制作的视频内容应当按照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制定的内容标准进行实行先审后播。否则,消费者可以向商家和平台方主张连带赔偿的民事责任,行政机关也可以根据违法事实进行罚款、直至吊销营业执照等相应的行政处罚。

  那么具体是哪些维权项呢?

  “根据广告法规定,培训类的广告不能有强调培训的效果,但现在的一些所谓的直播培训广告,明目张胆做了量化承诺,本身就是属于违反广告法的虚假广告行为。”朱巍对燃财经表示。

  他表示,近年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及市场监督部门正在加强对关于侵害消费者权益处罚办法中预付费的规定管理,因此违规机构大多不会收取费用后直接跑路,而是选择象征性做一些培训,完成所谓的服务,自然也都达不到承诺的效果。

  李圣则提到,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质量要求的,消费者可以按照国家规定或者约定退货。如果网签合约就培训效果有量化标准,可以按照标准衡量,是否退费、如何退费在合约约定清楚的情况下,比较好操作,反之,双方可能各执一词,作为消费者一方,可以先与对方协商,协商未果可以联系消费者协会投诉或者诉诸法律。

  黑猫投诉平台上,上述投诉多以“已回复、未解决”的处理方式告终。目前,而投诉无果的乐乐已经选择和一些维权者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试图维护自身权益。

标签: 家电回收